新聞中心

《浪游記》:鄉愁、浪漫和異常,撩撥我去奔赴一場“浪游”

2022-07-18 14:45

來源:中國青年報

《浪游記》讓幾種旅行體驗“混搭”于一冊,這種閱讀體驗像極了平日里人們圍坐在一起喋喋不休談論旅行的模樣。

在不能遠游的抗疫宅家時間里,我們開始“顱內環游世界”,依靠挖掘自己往昔的旅行記憶去填補內心需求。我們習慣于和朋友們一面追憶“那年今日我去了哪兒”,一面盡情幻想“我下一個要買票奔赴的地方究竟是哪里?”

于是,在這個節點出版的新書《浪游記》,堪稱一場書頁間的大型“云游”,每個字都長在我們呼喚遠方的情緒點上。

《浪游記》是王愷、韓松落、尼佬這三個70后作者“六手聯彈”的旅行之書:從蘭州附近快被遺忘的小鎮,到長江流經的城市;從湄公河畔王宮附近的古老銀器店,到西湖邊凌晨4點的茶會;從尼泊爾喜馬拉雅山腳夏爾巴人那碗豆湯飯,到印度那場與神廟頻繁相遇之行;從尋覓真的張愛玲故居,到偶見西域的那片霞光……

3位作者的旅行觀念和風格迥異,駐足之處和凝視的角落都沒有太多相似點。正如韓松落總結的:“風景竟然會因為人而有所不同?!?/p>

《浪游記》讓幾種旅行體驗“混搭”于一冊,這種閱讀體驗像極了平日里人們圍坐在一起喋喋不休談論旅行的模樣。明明彼此都在訴說著截然不同的陌生故事,那些經歷各有各的斑斕色彩和濃郁氣息,但是你永遠不會嫌多、膩煩,因為旅行本身就是一種“無限生長”的美學。

或許,旅行自帶的張力,正是存在于自己的珍惜與他人的“撩撥”之間,唯有一次次對神秘之境萌生心馳神往的靠近沖動,你的旅途才能被一寸寸無限拉長——而不僅限于我們有限的假期時長,以及機票上“始發地—目的地”的固定距離。

不同的心境與人生閱歷,決定了旅人如何“浪游”,成就了他們旅途一日的色彩飽和度與故事容量。因此,讀者得以在《浪游記》偶遇不同的人生。

旅行家,Lonely Planet中文版資深作者尼佬,在我眼中一直是“極致窮盡遠方”的旅人。理性冷靜的心態、良好的身體素質和對任何環境的包容度,讓尼佬成了許多背包客的偶像。

在書中,尼佬的文字會展現大量超越我們普通日常生活的新奇體驗,尤其是他在異域既廣闊又細膩的探索,被舉重若輕、富有畫面感的文字記錄下來,仿佛給讀者播放一部生動可感的紀錄片。

在尼泊爾,簡陋的豆湯飯也許會比日照金山的美景更令你印象深刻;海拔4000多米的登山基地旁,一瓶啤酒可以與炒飯同價,但一想到這些啤酒是尼泊爾背夫們一步步負重徒步,跨越3000米海拔背到此地,你就不會覺得價格奢侈了。

尼佬在印度看到了最美麗的煙花,是在泰米爾納德邦吹著南風的公路上;在四神廟地區,嚴重的山洪暴發,讓他經歷了此生幾乎最長的一次徒步:整整13個小時。走到天黑,仍有兩小時路程,尼佬打開Kindle最強的閱讀光,“用這可以照亮5米的現代產品,走完了朝圣者的歸路”。

旅行既是新鮮刺激的禮物,也可以是平凡的溫度。

在《浪游記》中,韓松落寫,人們愛旅行,是因為旅行是感官盛宴,旅行的飽和度是很高的?!暗聦嵣?,方圓三公里內的一切,都是滋養,都在激活我們和世界的聯系。感官開放的契機,都隱藏在日常生活里”。

3公里的范圍,就藏著諸多寶藏。這是韓松落在書中提供的另一張旅行“地圖”。

他分享了頗有趣味的“三重地圖”概念:了解和打卡一些經典地標,確認食宿地點,這是旅行的第一張基本地圖;住久一點,就會嗅到更多煙火生活氣息,擁有第二重地圖。而對于生長于斯的本地人,一座城市與你的感情羈絆太深,因而你會得到第三重“最沉的地圖”,且這是最不會被“挪來挪去的流離”弄丟的地圖。

如若你在意緩慢而深沉的滋養,旅行的“信息濃度”似乎就顯得不那么重要了。即使行走范圍有限,你也會在尋常的感知里收獲感動。

我們與有些旅途的結緣,并非出于休閑娛樂的目的??傆幸恍┧l的風景,是你在出差工作中意外“解鎖”偶遇的。

王愷在《浪游記》里就分享了此前出差采訪的經歷。工作模式的“路過”,匆匆忙忙,皆為無心凝視的“背景”。只是,這樣的背景也會為一些記憶留下深刻的底色。比如在一次沉重的采訪中,離開之際,他看到“大月亮照得大青山影影綽綽,分外地威嚴”,而在夜色里狂奔的車小如蟲蟻。

這樣的旅途,山山水水顯得“淡漠”,我們則更專注于審視一些陌生人在世間存在的狀態,解構“生活”“生存”這些詞匯的深意。

而在創作旅行文字時,王愷的視角適合對人文感癡迷的讀者,即使寫到百媚千紅的都市,他的文字也透著一份專屬于思考者的冷峻與疏離。

在王愷看來,旅行是與日常生活的背離,他傾向于隨心所欲或者無目的的出游,走到哪里寫到哪里,更像一種古老的文學模式。而不同的作者聚在一起,可以共同書寫“鄉愁”“浪漫”還有“異?!?。

無論是現代還是古老,無論在“生活需求”中占據多少比例,旅行亦是我們人格某個側面的投射:旅行可能不會成為直接左右你生活現狀的絕對因素,但也總會在一些靈魂需要大口自在呼吸的時刻冒出來,撩撥你,提醒你這件事存在的必要性。

即使旅人寥寥,遠方那座雪山依然在云霧與陽光的“追逐”里開啟嶄新的一天;繁花照樣熱熱鬧鬧鋪滿那座古鎮的長街和小院;山間與河畔清雅的茶室,夏風經過一次又一回,而空杯總能等來品茗人。

是鄉愁、浪漫還是異常?只要經歷,你就會得到你所需要的心靈拼圖。所以,為什么不開啟一場“浪游”呢?

作者:沈杰群編輯:黃靖芳

  • 越牛新聞客戶端

  • 越牛新聞微信

  • 紹興發布微信

  • 越牛新聞微博

  • 紹興發布微博

爆料

新聞熱線

0575-88880000

投稿信箱

zjsxnet@163.com

天天摸夜夜添狠狠添高潮出水_久久中文字幕人妻丝袜系列_啪啪玩小处雏女毛免费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